•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关于拟IPO企业历史沿革所涉股权转让未缴纳个人所得税问题处理的小结

关于拟IPO企业历史沿革所涉股权转让未缴纳个人所得税问题处理的小结

国枫观察 | 关于拟IPO企业历史沿革所涉股权转让未缴纳个人所得税问题处理的小结

原创 李阳佩 国枫律师事务所 今天

在核查拟IPO企业历史沿革所涉股权转让合法合规性时,相关自然人股东转让股权是否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属于其中一个重要关注点,本文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及部分拟IPO企业的公告申报文件对这该问题的处理进行小结。

一、现行相关法律规定

序号

名称

具体内容

1

《个人所得税法》(2011年修正)、(2007年第二次修正)、(2007年修正)、(2005年修正)、(1999年修正)、(1993年修正)

第八条第一款:个人所得税,以所得人为纳税义务人,以支付所得的单位或者个人为扣缴义务人。

《个人所得税法》(2018年修正)

第九条第一款:个人所得税以所得人为纳税人,以支付所得的单位或者个人为扣缴义务人。

第十三条:纳税人取得应税所得没有扣缴义务人的,应当在取得所得的次月十五日内向税务机关报送纳税申报表,并缴纳税款。
 纳税人取得应税所得,扣缴义务人未扣缴税款的,纳税人应当在取得所得的次年六月三十日前,缴纳税款;税务机关通知限期缴纳的,纳税人应当按照期限缴纳税款。

第十四条:扣缴义务人每月或者每次预扣、代扣的税款,应当在次月十五日内缴入国库,并向税务机关报送扣缴个人所得税申报表。

2

《税收征收管理法》(1995年修正)、(1993年)

第二十条:纳税人、扣缴义务人按照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税务机关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确定的期限,缴纳或者解缴税款。纳税人因有特殊困难,不能按期缴纳税款的,经县以上税务局(分局)批准,可以延期缴纳税款,但最长不得超过三个月。

纳税人未按照前款规定期限缴纳税款的,扣缴义务人未按照前款规定期限解缴税款的,税务机关除责令限期缴纳外,从滞纳税款之日起,按日加收滞纳税款千分之二的滞纳金。

第四十六条:从事生产、经营的纳税人、扣缴义务人在规定期限内不缴或者少缴应纳或者应解缴的税款,经税务机关责令限期缴纳,逾期仍未缴纳的,税务机关除依照本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采取强制执行措施追缴其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外,可以处以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五倍以下的罚款。

第四十七条:扣缴义务人应扣未扣、应收未收税款的,由扣缴义务人缴纳应扣未扣、应收未收税款。但是,扣缴义务人已将纳税人拒绝代扣、代收的情况及时报告税务机关的除外。

《税收征收管理法》(2015年修正)、(2013年修正)、(2001年修正)

第三十二条:纳税人未按照规定期限缴纳税款的,扣缴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期限解缴税款的,税务机关除责令限期缴纳外,从滞纳税款之日起,按日加收滞纳税款万分之五的滞纳金。

第六十八条:纳税人、扣缴义务人在规定期限内不缴或者少缴应纳或者应解缴的税款,经税务机关责令限期缴纳,逾期仍未缴纳的,税务机关除依照本法第四十条的规定采取强制执行措施追缴其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外,可以处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

第六十九条:扣缴义务人应扣未扣、应收而不收税款的,由税务机关向纳税人追缴税款,对扣缴义务人处应扣未扣、应收未收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

第八十六条:违反税收法律、行政法规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行为,在五年内未被发现的,不再给予行政处罚。

3

《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1993年)

第五十三条:税收征管法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的加收税款滞纳金的起止时间,为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税务机关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确定的税款缴纳期限届满次日起至纳税人、扣缴义务人实际缴纳或者解缴税款之日止。

《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2016年修正)、(2013年修正)、(2012年修正)、(2002年修正)

第七十五条:税收征管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的加收滞纳金的起止时间,为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税务机关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确定的税款缴纳期限届满次日起至纳税人、扣缴义务人实际缴纳或者解缴税款之日止。

4

《股权转让所得个人所得税管理办法(试行)》(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4年第67号)

第六条:扣缴义务人应于股权转让相关协议签订后5个工作日内,将股权转让的有关情况报告主管税务机关。

第六条:扣缴义务人应于股权转让相关协议签订后5个工作日内,将股权转让的有关情况报告主管税务机关。

5

《个人所得税扣缴申报管理办法(试行)》(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8年第61号)

第二条第一款:扣缴义务人,是指向个人支付所得的单位或者个人。

第三条规定:扣缴义务人每月或者每次预扣、代扣的税款,应当在次月十五日内缴入国库,并向税务机关报送《个人所得税扣缴申报表》。

第二条第二款:扣缴义务人应当在代扣税款的次月十五日内,向主管税务机关报送其支付所得的所有个人的有关信息、支付所得数额、扣除事项和数额、扣缴税款的具体数额和总额以及其他相关涉税信息资料

第十九条:扣缴义务人有未按照规定向税务机关报送资料和信息、未按照纳税人提供信息虚报虚扣专项附加扣除、应扣未扣税款、不缴或少缴已扣税款、借用或冒用他人身份等行为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等相关法律、行政法规处理。

二、相关案例

(一)股权转让的双方均为企业现任股东

1、正元智慧(股票代码:300645;上市时间:2017年4月21日)

(1)关注问题

发行人在历次股权转让以及发行人整体变更股份有限公司过程中,是否存在自然人股东应缴未缴所得税的情形,发行人是否依法履行了代扣代缴义务或取得主管税务机关有关延期缴纳的许可。

(2)回复

发行人自设立以来历次股权转让不以发行人为转让双方,且根据《个人所得税法》(2011年修正)、《股转管理办法》(2014年)的规定,股权转让方为纳税人,支付所得的受让方为扣缴义务人,发行人对历史上股权转让涉及的个人所得税不具有代扣代缴义务。

发行人自成立以来股权转让未缴纳个人所得税的所涉转让方共3人,该三人承诺:“若本人就历次转让正元智慧股权(份)所未缴纳个人所得税被有关税务机关要求补缴相关税款、缴纳滞纳金或被处以罚款,则本人将按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的要求补缴个人所得税及相关费用和罚款。若正元智慧因前述事项造成损失的,则该等损失由本人全部承担。”

发行人控股股东杭州正元同时出具承诺,若该三人无力承担补缴税款、滞纳金、罚款等,均由其承担,若发行人因此造成损失的,由杭州正元全部承担。

2、泽璟制药(股票代码:688266;上市时间:2020年1月23日)

(1)关注问题

弘润盈科、昆山璟奥等个税申报缴纳进展情况,相关自行申报纳税主体是否已缴清相关税费,上述情形是否会对本次发行上市构成障碍,说明理由。

(2)回复

根据《个人所得税法》(2018年修正)第九条的规定,个人所得税以所得人为纳税人,以支付所得的单位或者个人为扣缴义务人。发行人作为被投资企业,不负有代扣代缴义务。弘润盈科、昆山璟奥出具的说明,其正在办理相关个人所得税的纳税申报。

发行人获得昆山市税务局出具的证明暂未发现发行人因偷税而被税务行政处罚的情形。同时,发行人的实际控制人作出承诺,若发行人因未按规定足额缴纳税务或未及时缴纳税务等相关事项需要承担责任的,由其将无条件代发行人承担全部费用或给予全额补偿。

弘润盈科、昆山璟奥尚未缴纳股权转让个税的情形不会对本次发行及上市构成障碍。

(二)股权转让的双方均为已退出企业的历史股东

1、伊戈尔(股票代码:002922;上市时间:2017年12月29日)

(1)关注问题

海外红筹架构搭建、存续及解除过程中涉及的税收事项是否已缴纳,是否符合境内外税收管理法律法规的规定。

(2)回复

关于BPI公司受让伊戈尔有限的股权,根据当时有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1999修正)》的规定,个人所得税,以支付所得的单位或者个人为扣缴义务人。本次股权转让中,转让方(所得人)肖俊承、沈建、王一龙、杨业恒、傅静、张泽学、郑红炎为纳税义务人,受让方(支付所得的单位或者个人)BPI公司为扣缴义务人,发行人不存在纳税或代扣代缴义务。

上述股权转让未依法纳税,发行人实际控制肖俊承出具诺,如因上述事项公司被税务主管部门追缴、处罚或因此遭受其他损失,其将全额承担该等追缴、处罚或损失并承担连带责任,以确保公司不会因此遭受任何损失。

(三)股权转让的受让方为企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1、凌志软件(股票代码:688588;上市时间:2020年5月11日)

(1)关注问题

自有限公司设立以来历次股权转让(不包括在新三板做市转让)的转让价款是否实际支付,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转让方是否履行纳税义务,历次权益分派及整体变更时发行人股东履行纳税义务情况。

(2)回复

发行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宝作为受让方(代其本人及其配偶吴艳芳)已将全部股权转让价款予以支付。经张宝泉确认,其并未代自然人转让方潘志红、庞海东、孟庆兰钱学锋、张有根、刘国祥扣缴个人所得税(应纳税金额为2.76万元)。根据当时有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及其实施细则、《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及其实施细则的规定,个人转让所得,受让方为扣缴义务人;对于有不缴或者少缴应缴税款的扣缴义务人,税务主管部门有加收滞纳金和罚款的权力。针对该事项,张宝泉己出具承诺,确认如税务部门要求履行前述扣缴义务或对其进行处罚的,其将积极配合进行整改或支付相应的罚款,并保证发行人及其子公司不会因此遭受任何损失。

三、主要事项小结

(一)处理方式

拟IPO企业存在股东溢价转让股权且未按照规定进行个人所得税申报缴纳的情况时,若转让双方仍然持有公司股权,通常需要相关股东及时补缴税款及滞纳金或作出相关承诺,并取得税务主管部门出具的合规证明,主要是因为公司尚对股权转让双方具有影响力且转让双方与公司仍利益相关;若转让双方已经不再持有公司股权,拟IPO企业通常难以再对其产生影响,转让双方与公司利益相关性不大,此时通常依据相关规定阐明拟IPO企业本身不是股转双方,因此不承担纳税或扣缴义务,并尽力获取税务主管部门出具的合规证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确保顺利发行上市,也会对相关股东个人所得税缴纳的法律风险做出兜底承诺。若转让双方中一方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通常需要进行补缴,如不补缴,通常需要出具兜底承诺,承担相关股东、拟上市主体的或有责任和风险,并视审核部门的意见再行确定最终处理方式。

(二)转让方与受让方的法律责任

1、转让方责任

根据《个人所得税法》第九条、第十三条的规定,股权转让方作为纳税方应当在次月十五日内办理纳税申报及缴纳税款;若扣缴义务人未按时扣缴的,转让方应当在次年六月三十日前或税务机关催缴规定的日期前缴纳税款。

同时,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三十二条、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九条规定,股权转让方应当按时承担纳税义务,若滞纳税款会被税务机关追缴并按日加收滞纳税款万分之五的滞纳金;若被责令限期缴纳仍少缴或未缴的,处少缴或补缴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

2、受让方责任

根据《个人所得税法》第十四条、《扣缴申报管理办法》第三条规定,股权受让方作为扣缴义务人应当在股权转让方个人所得发生的次月十五日内进行纳税申报和扣缴税款。

同时,根据《扣缴申报管理办法》第十九条、《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三十二条、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九条规定,股权受让方虽然不用承担转让方的纳税义务,但股权受让方从滞纳税款之日起,按日加收滞纳税款万分之五的滞纳金;并且可能会被税务机关处应扣未扣、应收未收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若被责令限期缴纳仍少缴或未缴的,处少缴或补缴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

(三)滞纳金金额的上限

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第七十条规定,税收征管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的加收滞纳金的起止时间,为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税务机关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确定的税款缴纳期限届满次日起至纳税人、扣缴义务人实际缴纳或者解缴税款之日止;根据《行政强制法》(2012年)第四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加处罚款或者滞纳金的数额不得超出金钱给付义务的数额。上述两个规定关于滞纳金金额上限的处理存在不一致之处。

对此,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9)粤03行终1725号”《深圳市广源机电发展有限公司、国家税务总局深圳市税务局稽查局税务行政管理(税务)二审行政判决书》中认定:“《税收征收管理法》是税收征管领域特别法,其实施细则为行政法规。被上诉人依据上述规定对上诉人作出强制执行决定,扣缴滞纳金数额超过税款数额,并不违反法律规定。”

从本质上来说,《行政强制法》规定的滞纳金是罚款(行政处罚)的滞纳金,属于处罚的范畴;而《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三十二条加收的滞纳金是滞纳税款的利息,不属于《行政处罚法》(2017年修正)第八条规定的行政处罚的种类范畴,其上限应当依据《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的规定,不以税款本金金额设置上限。

(四)法律责任的时效限制

1、罚款

根据《行政处罚法》第八条的规定,《税收征收管理法》中关于罚款的规定属于行政处罚的范畴,同时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八十六条规定,违反税收法律、行政法规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行为,在五年内未被发现的,不再给予行政处罚。

2、滞纳金

滞纳金不属于行政处罚,不适用《税收征收管理法》前述行政处罚时效的规定,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第七十五条的规定,滞纳金截止至纳税人、扣缴义务人实际缴纳或者解缴税款之日不再计算。

如转发本文,请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